《明月照高楼》闻兰薛琅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精品小说《明月照高楼》由有佛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闻兰薛琅白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原本还想让你休息几天,你既然这么有精力,现在就做手术!他冷冷地冲着跟进来的下属道,马上安排下去,两小时后换肾。是!薛琅白!闻兰目眦尽裂,状若癫狂,她用力咬在下唇,鲜血顿时喷涌而出。她绝望了,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?我才是你的妻子啊!信你这贱人,痴心妄想。贱人?闻兰想笑,可被扼住的喉咙只能发出荷荷的声音,......

《明月照高楼》闻兰薛琅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闻兰薛琅白《明月照高楼》精彩片段

原本还想让你休息几天,你既然这么有精力,现在就做手术!他冷冷地冲着跟进来的下属道,马上安排下去,两小时后换肾。

是!

薛琅白!闻兰目眦尽裂,状若癫狂,她用力咬在下唇,鲜血顿时喷涌而出。

她绝望了,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?我才是你的妻子啊!

信你这贱人,痴心妄想。

贱人?闻兰想笑,可被扼住的喉咙只能发出荷荷的声音,叫薛琅白眼底的厌恶更深一层。

薛琅白啊薛琅白,在你眼里我是贱人,吴袅袅就是好人白莲花吗?

你到底是没有眼睛,还是没有心?

老天爷,求求你睁开眼看看吧,看看这一对狗男女啊!

她想怒吼,想咆哮,却被直接拉上车,送往人医。

连续两场手术做下来,因为身体虚弱,闻兰恢复意识时已经是五天后,腰侧剧痛,好大一条缝合伤口

第6章 不甘心离婚

医院里没人守着,唯有打开的电视播放着本地新闻:薛氏财团年轻总裁携手夫人出席宴会,薛太太真容首度曝光。

闻兰目不转睛地盯着,腰部的刀口崩线了都没感觉。

她只觉得诧异又恶心,薛太太不是她吗?为什么镜头上出现的,会是吴袅袅的脸?

病房门被推开,薛氏集团的法律顾问进来,远远地站在床尾,一板一眼道,闻女士,我受薛总所托,郑重地是来通知你,本周五请前往西郊别墅,签署离婚协议。这是协议草案,你可以先过目。

离婚?

她没了孩子又被摘了肾,现在还要被逼离婚?

闻兰的胸膛剧烈起伏,身上插的透明管子一阵颤抖,痛楚当即加剧,疼的让人想不顾一切地喊出来,她拼命地忍住了。

我不离,让他们死了这条心吧!

她离婚腾出位置,送吴袅袅和薛琅白恩爱一世?休想!

律师有备而来,自然料到了她的反应,十分平静,这恐怕由不得闻女士你。

对方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张盖了章的单子,推到她眼前——那是当初购买公墓的交易单。

闻松山去世时,她没有钱,只能选择最便宜的西郊,她从没想过那里会是薛氏的产业。

你当年选择的是分期购入,如今还欠一笔尾款尚未支付,如果执意不离婚,这尾款可就呵呵。

话没说完,两人却都懂,薛氏是有资格停止交易的,让她父亲曝尸荒野!

这个男人好狠,真的太狠了。

律师的话还在继续,当然,如果听到这里,闻女士还是坚持要拒绝的话,我们尊重你的意见,就在法庭上见。

说完,他转身就要走。

等等!我答应了,我全都答应了。

律师脸上露出个意料之中的微笑,日期定在周五,别迟到了。

好!闻兰咬牙切齿的应下。

薛琅白以为墓地能威胁到她,然而她的爸爸她最了解,闻松山根本不在意身后事,唯一的愿望就是自己的女儿能够幸福快乐!

如今幸福已成泡影,既然对方这样无情,她也没必要讲什么温情!

周五早晨,闻兰准时出现在民政局门口,随她一起的,还有巨大的横幅和号角喇叭!

她边走边喊:灭绝人性,天理难容!人民医院吴袅袅抢我老公,害我骨肉,逼我离婚!

人民医院吴袅袅做小三,薛氏财团薛琅白找姘头,渣男渣女还我天理!

薛氏财团的名头太响亮,这事就显得骇人听闻。

有人信的,也有人不信,闻兰一视同仁地发放早做好的宣传单,上面印着她和薛琅白的结婚证,民众皆惊。

真的吗,薛总不是这样的人啊,你不会在泼脏水吧?

我可以对天发誓!

第7章 玩不过

闻兰的控诉很快上了新闻头条,无数媒体蜂拥而至,将民政局门口堵得水泄不通。

就在周围的男女老少听得义愤填膺,为她打抱不平时。

网上忽然爆出了她的出轨照片!

人群发出骚动,有好事者将手机摊到闻兰眼前。

她看完后瞳孔猛缩:这是她和陌生人的亲密合影,对方的手搭在她腰上,她嘟起嘴去亲人家的脸颊,背景凌乱,他们衣衫不整,周围还有人拍照。

无论谁见了,都会觉得里面的女主角放荡至极。

但这种事到底有没有发生过,她这个当事人能不知道吗?

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!

这不是真的,合影是假的,我绝对没有这样做过!我是被冤枉的,这是他们想要掩盖事实特意放出的烟雾弹

闻兰语无伦次的解释,可照片一张一张地流传出来。

闻兰整个人懵了!

事情大反转,在场的记者眼光已经完全不同,从同情变作嘲讽,然而显然幕后的黑手似乎还并不满足于此,他给出了最后一击,在网站上放出了闻兰流产多次的报告。

呵呵,现在的人啊,不诚信的多,自己为了爽快出轨还好意思反咬一口。

还赌咒发誓呢,枉费我开始还同情她,结果居然连孩子都不知道流了多少个了,不择手段!

我呸!烂货!

唾沫星子吐在闻兰身上,人群和奚落声一并散去,她跪坐在地面,泪已流干。

锃亮的皮鞋踏在她跟前。

不远处迈巴赫里的男人终于下车了,对方即使逆着光,也如同阿波罗般耀眼,说的话却无比冷酷,闹够了没有,还要玩吗?

原来在他眼里,自己最后的抗争只是玩而已。

大庭广众下,薛琅白的保镖终于没办法再制住她的喉咙,闻兰哈哈大笑起来,我不玩了,我玩不过你们。

她头发蓬乱,像个疯婆子。

薛琅白单手插在裤袋上,皱眉俯视着她,那就跟我进去吧。

民政局的大门开着,工作人员朝这里看,似在等候,她边哭边笑,摇摇欲坠地走入门内。

办完手续出来,她截然一身。

黄昏远去,夜幕降临。

两旁行人渐少,闻兰精神恍惚一路往西,走了两个小时才到郊区公墓。

她最亲爱的爸爸就葬在这里。

这儿的墓地不太好,守陵员并不敬业,碑旁杂草丛生,她抖着手一簇一簇地拔掉。

好长时间都没来看您了,您想念我了没?

不愿让闻松山在九泉之下担心,她便尽量微笑着说,前几个月我新学了不少曲子,保姆阿姨觉得好听极了,下次弹给您听。对了,我现在会做很多菜了,您不用担心我总是不愿吃饭,我能照顾自己了,现在一切都好。

脖子里挂的玉坠掉出来,摔得粉碎,这是她在宝宝三个月大的时候特意求来的。

狂风刮来,把碎片卷走,闻兰怔怔地望着,忍了又忍,终于再也忍不住,趴在墓碑前嚎啕大哭。

我很想你,爸。

我错了!

爸,我好后悔我害死了你,我害死了我的宝宝,如果不是我任性非要喜欢那个冷酷的男人,我不会把你们害成这样

  我这就下来陪你们

天转阴,眨眼间下起瓢泼大雨,趴跪着的女人很快浑身湿透了,守陵员打着手电筒,催她走。

闻兰踉跄着起身,包里手机突兀的响铃,接通后传来王主任急切的声音,小兰你在哪儿,我查到当年吴袅袅手术的资料,你和你父亲是清白的,我已经发给薛琅白了

第8章 陷害

证据?

闻兰双目通红,连呼吸都沉重起来。

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,死了也算解脱,可她不甘心白白地死,她爸爸的仇,她宝宝的仇,她一定要报!

她不会让吴袅袅逍遥法外的!

雨越下越大,闻兰冷的打寒颤,决绝地挂断电话,咬着牙去夜市买了一把刀,直奔吴袅袅的住处。

别墅的院子里一个保安都没有,警戒松懈的令人生疑。

她头脑发昏地闯入,以为能杀个对方措手不及,然而却高估了自己的本事,低估了别人的警惕心,不过刚迈入三楼卧室,后脑便遭受了重创!

不好!

所以薛琅白自然错过,王主任眼神一闪,竟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。
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05-14 23:54:46
  • 作者:有佛
    小说名:明月照高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