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虐言)小说 苏熙凌久泽全本阅读

知名作者“金秋”的小说《凌总晚安》一经上线,已经收获了许多网友的追捧,小说以苏熙凌久泽作为男女主角,作者以精湛的笔力,为我们讲述了一个丰富多彩的故事,书中精彩段落节选:过一抹凉色,往后靠了一步,示意苏熙上去。苏熙讥诮扬唇,“算了,免得您误会。”说完转身往楼梯走去。电梯门在她身后缓缓合上,挡住了男人微微眯起的墨眸。苏熙怕再和凌久泽遇到,干脆爬楼梯去了九楼。到了会议室,辅导员和经管院的院长在谈事,看到她,对她使了个眼色

(虐言)小说 苏熙凌久泽全本阅读

第2章

他手里是一张百元纸币。

事后付钱,她把他当成了什么?

男人脸色冷沉,大步往阳台走去,窗户果然开着。

这里楼层高,三楼相当于四楼,她怎么跳下去的?

他有那么恐怖?让她冒死也要逃?

风自窗外吹进来,清凉似水,却无法浇灭男人心头邪火,这女人不但拿一百块钱羞辱他,事后还跳窗逃了......一定别让他抓到!

......

苏熙坐在计程车上打了一个喷嚏,司机顺着后视镜看过来,“小姑娘,你没事吧?”

长的这么好看,浑身湿淋淋的,一看就是遇上事儿了。

苏熙温笑,“没事儿。”

司机笑笑,“你还是学生吧,孤身在外,一定要多加小心。”

“嗯,谢谢师傅。”

苏熙应了声,拿出手机,迅速的打字,“马上毁掉天悦府七点和九点左右我出现的监控记录,彻底粉碎!”

“ok!”对面的人什么都没问,只听从指令。

男人那些刺耳的话再次响起,事到如今,苏熙已经不去想今天该不该去见凌久泽这种没用的问题,只想让凌久泽不知道她曾经来过。

在云海路下车,苏熙因为弄湿了计程车的后座,多付了一倍的车资。

回到别墅,佣人吴妈看到苏熙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吓了一跳,“少奶奶,你怎么了?”

“遇到一点情况,我先上楼洗澡。”苏熙抬步往楼上走。

“我给去少奶奶放水。”吴妈也没敢多问,忙上楼准备。

几分钟后,苏熙泡在暖热的浴缸中,身体渐渐放松下来。

脑子里有些乱,她强迫自己不去想晚上发生的事,把头也埋进水中。

洗完澡换了干净的睡衣,吴妈给她吹头发的时候,苏正荣的电话正好打进来。

苏熙眼眸凉了凉,让吴妈先出去,自己走到阳台上接电话。

电话接通,苏正荣急急忙忙问道,“熙熙,你在哪儿,见到凌总了吗?”

苏熙语气听不出情绪,“爸爸是担心我和凌总不能和谐相处,所以下点药助兴吗?”

苏正荣一愣,“什么意思,下药?给谁下药?我没有!”

“没有?”苏熙勾起唇角,“那爸爸明明和凌久泽的助理约的九点,为什么和我说的是七点?”

电话那边沉默下来,苏熙心头沉下去,准备挂电话。

“熙熙!”电话里突然又传来声音,苏正荣声音内疚,“这事儿是我不对,我想让你早点去见凌总,想着你们两个单独多呆一会儿,他就会对婚事不会那么抵触。”

他马上又问道,“出了什么事儿,你怎么了?”

苏熙听的出苏正荣语气里有几分真的关心,问道,“真的不是你?”

苏正荣立刻道,“当然不是,我就算再困难,也不会用这种下作的手段去算计自己的女儿!”

苏熙没说话。

苏正荣小心翼翼问道,“熙熙你没事儿吧?”

苏熙淡声道,“没事儿,我没见到凌久泽。”

苏正荣也没敢细问中间经过,似是叹了口气,“不管怎么样,这件事都是爸爸对不起你,以后再不会让你去见他了。你要是不想住在山上别墅里,爸爸现在就去接你回家。”

苏熙声音稍稍缓和了些,“已经住了两年多,不在乎多住几个月,爸爸不用担心,我还是挺喜欢这里的。”

这别墅是凌久泽的私人产业,一结婚她就搬了过来,住了将近三年。

苏正荣宽慰些,笑道,“好,那就再住几个月,三年一到,我亲自接我的女儿回家。对了......”

他声音一顿,道,“这周六是你妈妈的生日,你回家吧。上次你回家她说的那些话不是故意的,你别往心里去,她已经后悔了,只是舍不下脸面给你道歉。”

苏熙应了一声,“这周六上午有一节课,上完课我自己回去。”

“也好,有事给爸爸打电话。”

挂下电话,苏熙想了一下,又拨了一个号码出去,“莹莹,把春季最新款的项链耳环准备一套,这两天我过去取。”

那边应了声,苏熙放下手机,想到今天的事,脑子里不由自主的蹦出黑暗中的画面。

男人粗重的呼吸声似乎就在耳边......她双臂伏在石栏上,头埋下去,心里说不上是恼还是恨。

夜里十一点的时候,凌久泽离开天悦府,助理跟在他身后,低声回禀,“凌总,查到了,是天启的副总李海,他本来想给自己今天带的女伴下药,酒杯不知道怎么转到了凌总您手上。李海吓坏了,已经连夜逃出江城,去了海城。”

凌久泽如墨的丹凤眸中隐者狠厉,“既然跑了,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!”

助理低下头去,“明白!”

回到凌家老宅已经凌晨,凌家老大夫妇去伦敦开经济研讨会,凌家父母也跟着去了,只留下自己的女儿儿子在家,这个时候也都已经睡了。

凌久泽直接上了三楼,洗澡后,裹着浴袍在阳台的藤椅上坐下,顺手在茶几上摸了一根烟点上。

烟头星火在月色下明灭闪烁,凌久泽微湿的墨发垂在额角,暗光下一张俊脸轮廓深邃,俊美矜贵。

莫名的又想起今晚那个女孩,在浴室的时候,他察觉她的不安,怕太急伤了她,所以吻了她很久。

直到她回应,他才进一步动作,她抓着他的手臂,惶惶不安的喊了一声他的名字。

当时他神经已经被烧的混沌,所以如今想来,她有没有喊他的名字都已经恍惚。

凌久泽摸出那一百块钱,新版的,已经被水湿透。

如今手机支付几乎覆盖全国,什么人会随身带着现金?

她为什么会出现在他房里?

她到底是谁?

凌久泽突然有些好奇。

拿起手机,凌久泽拨了个电话出去,“查一下,今晚从三楼跳下去的女人,找到她!”

“是!”助理明左只接命令,从不说废话。

次日,上午上完课,苏熙接到辅导员电话,让她把准备申请奖学金的材料整理一下送到办公室去。

苏熙整理好,还没过去又收到辅导员的微信,【苏熙,我有急事要去九楼会议室,你直接拿过来吧。】

苏熙回了微信,往办公楼的方向走。

办公楼外的绿茵路上停着一辆黑色的宾利,苏熙刚要走过去,就看到一抹欣长挺拔的身影从车上下来。

苏熙看着男人的侧脸心头猛的一跳,下意识的转过身去。

昨天晚上一直没有开灯,凌久泽也许并不认识她,反而是她不知道怎么面对。

等车开走,男人也转弯进了办公楼区,苏熙才继续往前走。

谁知道一转弯又看到男人站在那里打电话,苏熙也停下来,假装低头看手机。

抬头时,凌久泽已经走远,苏熙深吸了口气,有些疑惑,凌久泽怎么会在这里?

进了办公楼,男人正进电梯,苏熙放慢脚步,等着电梯合上才走过去。

她手刚放在电梯按钮上,本来已经合上的电梯再次打开。

苏熙抬头,措不及防,正对上男人矜冷质疑的眼神。
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05-14 22:48:03
  • 作者:金秋
    小说名:凌总晚安